岳父排行第三,已经过世四年了。岳父有个弟弟,因为没了岳父,我自然十分亲近他老人家。我管岳父的这个弟弟称呼为“四岳父”,一是因为他为人多疑狡猾,二是排行第四。四岳父是个教师,民办教师转正来的,出身不是正儿八经,教学可有一套,凭着老经验和自己的那一股子钻劲,所带的学科总是同级的第一,校长总是把他另外看待。四岳父有这建树,喜欢自我做作,对于学校的规章制度,不放在心上。校长找他谈话,或者被上级突击检查逮着,四岳父故意装出一副病态。我想——四岳父长我一辈,遇到什么事喜欢和我说话,讨教有关的看法。

  最近,四岳父遇到一件烦心事。自家的那个不争气的儿子,平白无故的和媳妇吵了一架,且扬言要离婚。媳妇跑回娘家,娘家人捎话说:“三天后要上法院起诉”。

  四岳父慌神了,问我这事咋办?清官难断家务事,尤其是夫妻之间的事,更难理清。

  四岳父还不放心,特意请来了二个亲房侄子,一起商量处理的办法。

  解铃需要系铃人,既然,四岳父的儿子非要惹事,一切让他摆平好了。有本事打架,就有本事和好,何必为难别人呢?

  娘养的心疼。四岳父毕竟心理上过不去,非要帮儿子一把。

  于是,我们凑在一起,决定去媳妇的娘家,赔礼道歉。

  (2)

  昨天中午,天下着小雨。清凉的天气,夹着枝头的鸟鸣。路上来往奔驰的车辆,还有匆匆加快脚步的行人,一切显得那么忙碌。

  我骑着摩托车,穿着短袖,顿觉神清气爽。去的路,全是黑黝黝的柏油马路,新修的,融化的柏油飞溅起细碎的滴滴,我生怕弄脏我的裤管,于是,将速度放慢下来。

  “喎,老哥,上哪去,带我一段好吗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  我扭头一看,原来,她是葛村的,俗称呱呱蛋。

  她四十多岁,性格火爆,她一坐上车,双手拦腰抱住我,我害怕路上熟知的人看见,于是,我突然刹住车,说:“把手挪开,免得惹事。”

  她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笑骂道:“假正经,不是男人。对一个女人还惧怕,是人吗?”

  她开始调侃我。我沉默。

  我又把摩托车开起,她这时不在拦腰过来,却把肥胖的前胸紧紧贴在我的后背,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温热在涌动。

  “大哥,这要上哪去?”她问。

  “四岳父的家事,儿子和媳妇吵架,说事。”我说。

  “哦?你那四岳父的儿子,人看长得不错,脑子就是一桩木头,过于老实。”我一听她这么说,蛮熟悉四岳父一家。

  “嗯,有这意思。”我随口应承。

  “如今的男人,需要浪漫,有钱还不算,学会如何浪漫这很重要。”她嘀咕。

  “如何浪漫?”我故意问道。

  “勾肩搭背呗。”她顺口喊道。

  “哦?你这看法真龌龊。”我反击。

  “呵呵,不和你说了。”她不做声了。

  到了李村村口,她要下车了。她猴子一般地跳下去,狠劲对我脊背一拳,算是感谢我这段的捎带。

  (3)

  四岳父的儿媳妇娘家在张村,几分钟后,我看到四岳父蹲在路边抽旱烟。

  “你干什么,车走的这么慢?”四岳父有些不高兴。

  “油路溅黑星子,怕弄脏裤管,慢了点。”我解释。

  “恐怕不是这样的吗?刚才李村的那个胖丫咋么在你摩托车上?”四岳父眼珠子忽闪忽闪。

  “顺路捎带。”我说。

  “女人是祸水,以后少惹事。”四岳父开始教训我。

  总算到点了。

  四岳父的儿媳妇问了我一声,对四岳父斜视了一眼,露出极不满意的神色。

  四岳父的亲家迎我们进去。

  递烟、倒茶。

  之后,我们很快进入正题。

  先是四岳父的儿媳妇哭诉——

  ①怀孕期间,成成(四岳父的儿子)在西安工作,一个电话也不往家打。

  ②芬芬(四岳父的儿媳妇)去西安,成成让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去大雁塔,回来时迷路了。

  ③孩子出生后,一月来,成成一次电话也不问候,每次回家,也不买些东西。

  ④这半年,成成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买,心上根本没有媳妇和孩子。

  ⑤把结婚时给媳妇买的电脑,成成带到单位。

  …

  成成好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他木讷地坐在一边,认真听话。

  (4)

  最终,我们还是说动了成成的媳妇,她答应回家。

  可,我回来后,思考了许多。

  一个老实人如何才能做到浪漫?

上一篇:1分钟视频看哭朋友圈:产房门口,才是婚姻的照妖镜 下一篇:90后攒钱报告:被花呗毁掉的年轻人?不,这才是真相!